推荐资讯

久经风霜莫柏芬自认为已经很难有事情会让自己感觉到牙痒痒的男人

发布时间:2018-09-05 17:04 浏览:
 看这架势,如果舞台是木制的,估计直接就能被砸开!
 
    曹天平的惊艳亮相让现场观众的精神更加高涨,他狼狈不堪的站起身来,面对着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偶像,简直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曹先生,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
 
    说着,唐妮兰朵儿伸出双手,似乎想要给曹天平一个友善的拥抱。
 
    可是,当后者看到女神向自己敞开胸怀的时候,顿时激动的不能自已,本来就难以治愈的高血压在这一瞬间疯狂蹿升!
 
    在万众瞩目之下,曹天平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意识,整个人直挺挺的朝后面倒去!
 
    唐妮兰朵儿的双臂定格在空中,愕然无比。
 
    …………
 
    如果可以的话,苏锐真的很装作不认识曹天平,这兄弟实在是太丢人了,简直就是无法直视。
 
    苏锐很纳闷,他是这辈子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的,居然能当着几万人的面晕倒!
 
    内心之中做着激烈的斗争,苏锐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到台上把曹天平拖下来,倒是有两个安保人员立刻跑上来,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怂到了极点的死胖子给抬到了舞台后面。
 
    “你很厉害。”莫柏芬看了看捂着脸的苏锐,忽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很厉害?”苏锐大有深意的说道。
 
    很显然,他是在对莫柏芬进行某种暗示,当然,似乎把这种“暗示”称之为“调戏”更加妥当一些。
 
    “能够让唐妮兰朵儿在这种场合来公开满足一个粉丝团团长的虚荣心,我这个主办方的老板都做不到,你却做到了。”似乎根本没有把苏锐的调戏听进去,微微一笑,同样大有深意的回答道。
 
    “那是因为你胸大无脑。”苏锐的眼神如刀,似乎都要把莫柏芬身前的衣物割裂开来!
 
    后者浑不在意,盯着苏锐的脸,无所谓的一笑,说道:“其实有些人不是你能够调戏的,不然你一定会付出代价。”
 
    “是吗?”苏锐摇了摇头:“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我调戏不了的女人,你千万不要激发起我的挑战**。”
 
    “我喜欢有自信的男人。”莫柏芬话锋一转。
 
    “可惜我从来不缺桃花运,更不缺你这种熟的都要落下来的桃花了。”苏锐略有刻薄的说道。
 
    莫柏芬脸色微微一变!
 
    这个男人说话也太尖酸了些!
 
    不过,好歹也是在娱乐圈之中打混多年的女强人,她变了的脸色迅速收起,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后方的李鹏程一眼,然后轻轻的靠在了苏锐的肩头!
 
    “我说过,我喜欢自信的男人,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一只手揽住苏锐的腰,莫柏芬吐气如兰。
 
    ps:最近很忙,我自己的状态和心情都很糟糕,简直是糟糕透顶,生活总是有太多的不如意,但是要告诫自己,未来会更好。http://piaotian.net
 
 第508章 互相利用!
 
    “我如果把你当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那么我过一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锐冷笑着看着莫柏芬,眼睛之中绽放出不知名的意味来。
 
    对方的身材非常丰满柔软,就这样靠着自己的身上,那种挤压的感觉极为清晰。
 
    在公共场合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说不定莫柏芬明天也同样可以登上头版头条。
 
    听了这话,风韵犹存的莫大老板依旧没有任何起身的意思:“我说过,我喜欢自信的男人,我完全没有必要来骗你。”
 
    “你确实没有必要来骗我,但完全可以把我当成挡箭牌。”苏锐冷笑道:“你觉得,我会是那种被人欺负上门了,都不敢还一下手的人么?”
 
    听到这话,莫柏芬的神情微微一顿,她之所以忽然这样做,自然不是真的喜欢上了苏锐,至于其真实目的,已经被后者点破。
 
    两个人自从见面之后,就是你来我往明枪暗箭有攻有守,但现在看起来,莫柏芬的进攻性则是要更猛一点。
 
    “我有你说的那么阴险吗?”莫柏芬仍旧靠在苏锐的肩头,看起来亲密无间,这样的情景让后面的李鹏程恨的牙痒痒。
 
    “借刀杀人,这一招你说不定玩不过我呢。”
 
    苏锐嗅着身旁女人传来的淡淡馨香,冷笑着说道:“既然想要拿我当枪使,那我也得好好的配合你一下。”
 
    说罢,苏锐伸出右臂,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大大的圆弧,然后落在了莫柏芬柔软丰腴的腰间!
 
    这个动作极为夸张,自然不可能逃得过李鹏程的眼睛!后者的双眼已经快要开始喷火了!
 
    莫柏芬浑身一僵,许久不曾被异性触碰过的身体简直生硬到了不听使唤,她本能的想要推开苏锐坐起来!
 
    可是,苏锐是什么人?既然有小绵羊主动送上门来,哪有就此放其离开的道理?
 
    莫柏芬的力量怎么能和苏锐相比?尽管她用力推着苏锐的身体,可是腰间的那一只手就像是铁铸的一般,简直是纹丝不动!
 
    实在挣脱不开了,莫柏芬神情冷峻,并且深深隐藏了一丝慌乱:“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问题应该我来问你吧?你想要演戏,我就配合着你演一出戏,这样不更符合你的意愿吗?”
 
    苏锐这是就坡下驴,顺势而为,将计就计!
 
    你既然想要那我当挡箭牌,那我也不能白白吃这个亏,至少得从你的身上占回一点便宜来!
 
    而且,这事情到了最后,指不定是谁最吃亏呢!
 
    看着苏锐那带着淡淡微笑的眼睛,莫柏芬忽然有了一种掉进狼窝的感觉!
 
    千万别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是现在我不想演戏了。”莫柏芬生出了退缩之心!
 
    “没用的,已经晚了,既然选择了,那么我们就需要一起承担这样的后果。”
 
    苏锐的左手拉着她的胳膊,放在腰间的右手则是缓缓下移,直到覆盖在了莫大老板丰美的臀部之上!
 
    不知道被多少中年男人觊觎过而不得的极品部位,就这样被苏锐突如其来的放在了手掌之下!
 
    苏锐不是傻子,他知道,当莫柏芬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时候,接下来的故事就已经要开始发生了。无论此时结束与否,都不可能改变接下来的事情走向……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来的更猛烈点呢?
 
    苏锐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如果别人把自己当枪使,那么自己就要形成碾压之势。
 
    当然,如果能把这风韵正盛的女人“碾压”在身子底下,一贯很有“原则”的苏锐想必也不会拒绝。
 
    想着想着,苏锐的五指一用力,几乎已经陷进了那片柔软之中!
 
    莫柏芬一声轻叫,脸色骤变!她想要拼命拍打苏锐,可是两只手都被苏锐的左手握住,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开!
 
    这样的动作在后面的李鹏程看来,更像是一对狗男女之间的互相**和忸忸怩怩!
 
    “他妈的!我会要你们好看!”
 
    李鹏程拿着花铃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就在这个时候,演唱会已经到了尾声,按照惯例,唐妮兰朵儿依旧会演唱她流传最广的成名曲——《让我感谢你》。
 
    即便不是唐妮兰朵儿的粉丝,这首歌也依旧被大众所熟知,因为众多选秀节目的成员都会很高频次的选择这首歌,用来感谢那些支持自己的人。
 
    当这首毫不动感只有轻缓抒情的音乐一响起的时候,现场已经没有一个人出声,许多人的眼眶中已经是含着热泪。
 
    看着舞台上的兰朵儿,苏锐也松开了莫柏芬,后者如获大赦,连忙整理衣服,如果她不是主办方的老板,肯定会立刻逃离座位了!
 
    对方如此轻松的就看穿了她的手段,甚至即便意识到了事情即将产生怎样的走向,也仍旧无所畏惧!
 
    《让我感谢你》,在此刻已经变成了合唱,所有人皆是站起身来,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苏锐也站起来,他似乎觉得唐妮兰朵儿在唱歌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让我感谢你,伴我经过无数的风雨,让我感谢你,让我无惧现实的洗礼,让我感谢你,给我空空一场的欢喜。”
 
    当初谁也不会想到,在银屏上走性感路线的唐妮兰朵儿竟然会拥有如此空灵的声音,因此才在歌坛上一曲而红。
 
    听着这些满怀深情的歌词,往日在西方黑暗世界所经历的风霜雪雨在苏锐的眼前一幕幕浮现出来。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活在当下,今日之日却不可再烦忧。
 
    从那些刀光剑影想到了和唐妮兰朵儿第一次相遇的场面,想着那个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的漂亮女孩,苏锐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一旁的莫柏芬看到了苏锐怔怔出神的笑容,不知为什么,她的心脏竟然被触动了一下。
 
    见多识广,久经风霜,莫柏芬自认为已经很难有事情会让自己感觉到触动,可是,刚才还恨得牙痒痒的男人露出不经意的微笑,竟然会触动自己?
 
    这是什么原因?
 
    莫柏芬实在是想不明白。
 
    演唱会完美结束,唐妮兰朵儿站在升降台上,缓缓的沉到了舞台之下。
 
    而现场的观众却久久不愿散去,依旧肩并肩站在一起,高喊着唐妮兰朵儿的名字,他们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兰朵儿的敬意。
 
    “兰朵儿,祝贺你,这次演唱会很成功。”舞台后方的海瑟薇连忙上前,递给兰朵儿一杯水,大夏天的,后者唱了几个小时,也跳了几个小时,虽然中途换了几件衣服,但此时身上的那件白色短款纱裙已然完全湿透,紧紧贴在身上,几乎已经变成了半透明。
 
    海瑟薇苦笑了一下,兰朵儿的一举一动都会流露出浓浓的魅惑力,这一点即便是身为女人的海瑟薇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那些躁动的男生?
 
    这个时候,主办方博瑞娱乐的老板莫柏芬已经走了过来,她款款的对唐妮兰朵儿伸出手,说道:“兰朵儿,这是你在华夏的第一场演唱会,也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兰朵儿伸出手,和莫柏芬轻轻一握,面带微笑的说道:“谢谢你。”
 
    在美国的时候,二人曾经见过面,兰朵儿之所以能够来到华夏开演唱会,也是莫柏芬放下身段三顾茅庐的结果。
 
相关阅读